神灵世界中的自然科学

作者: 云中布衣   分类:  数据比赛    热度: (490℃)   时间: 2015-10-26 15:57   标签: #文摘  #作业    

神灵世界中的自然科学

文/恩格斯

有一个深入人们意识的辩证法的古老命题:两极相通。根据这个道理,当我们要寻找极端的幻想、盲从和迷信时,如果我们不到那种象德国自然哲学一样竭力把客观世界嵌入自己主观思维的框子里的自然科学派别中去寻找,而到那种单纯吹捧经验、非常蔑视思维、实际上走到了极端缺乏思想的地步的相反的派别中去寻找,那我们是不至于犯下什么样错误的。后一个学派是在英国占统治地位的。它的始祖,备受称颂的弗兰西斯·培根,早就渴望他的新的经验归纳法被用来首先达到延长人的寿命,某种程度上的返老还童,改变身体的形态和容貌,把一个躯体换成另一个躯体,创造新的人种,获得腾空飞行和引起暴风雨的本领。他抱怨这种研究被人遗弃,他在他的自然历史中开出了制造黄金和完成各种奇迹的正式的方子。同样地,伊萨克·牛顿在晚年也埋头于注释约翰启示录。因此,无怪乎变成了从美国输入的招魂术和请神术的不可救药的牺牲品。


属于这种情况的第一个自然科学家,是功勋卓著的动物学家兼植物学家阿尔弗勒德·拉塞尔·华莱土,就是他,和达尔文同时提出物种通过自然选择发生变异的理论。他在他于1875年由伦敦白恩士出版的小册子《论奇迹和现代唯灵论著论》里面说,他在自然科学这个部门中的最早的经验是在1844年开始的,那时他参加了斯宾塞·霍尔先生关于麦斯默尔术的讲演会,因此他在他的学生身上作了同样的实验。“我对这个题目感到非常有趣,并且很热情[ardour]地研究了它。”[第119页]他不仅使人进入催眠状态并发生四肢僵直和局部失去感觉的现象,而且也证实已受催眠的人身上引起相应的活动,并以灵活的动作按规定做了出来。其次,他确定地说,他的被催眠者只要被他触摸一下,就会分享催眠者说的一切感觉;他只要把一杯水说成白兰地酒,就可以让被催眠者喝得酩酊大醉。他能使一个年青人糊涂到甚至在清醒的时候不再知道自己的姓名,然而这是其他教员不用麦斯默尔催眠术也可以办到的。如此等等。


1843-1844年冬季,我适逢其会地也在曼彻斯特看到了这位斯宾塞·霍尔先生。他是一个完全普通的jianghu术士,在几个教士的庇护下在国内到处跑来跑去,用一个少女作催眠颅相学的演出,为了由此证明上帝的存在,证明灵魂的不朽,证明当时欧文主义者在各大城市中所宣传的唯物主义的无用。少女受到催眠,只要催眠者摸一摸她的颅骨上的任何一个加尔器官,她就象演戏一样做出了表示相应器官的活动的动作和姿势,例如,摸一下爱孩子的(philoprogenitiveness)器官,她就爱抚和亲吻一个幻想的婴孩,如此等等。此外,这位堂堂的霍尔还用一个新的巴拉塔利亚岛丰富了加尔的颅骨地理学:他在颅骨顶上发现了一个敬神的器官,只要摸一下这里,他的那位受了催眠的小姐就跪下去,把双手合在一起,并且在惊讶庸人观众面前做出一个为虔敬所迷醉的天使的样子。这就表演的终结和顶点。上帝的存在就被证明了。


我和我的一个熟人也同华莱士先生一样:我们对这些现象感到兴趣,我们试图看看,我们能在什么程度上再现这些现象。我们选择一个十二岁的活泼的男孩用来做为对象。静静的凝视或轻轻的抚摩则毫无困难地使他进入催眠状态。但是,因为我们对这玩意不象华莱士先生那样虔诚,那样热情,所以我们也就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除了很容易产生的肌肉僵硬和失去知觉,我们还发现了和感觉的特殊过敏联在一起的一种意志完全被动的状态。如果被催眠者由于任何外部刺激而从昏睡中醒过来,他就显得比清醒的时候有生气多了。跟催眠者动作起来。使加尔颅骨器官起作用,在我们看来简直是太不足道了,我们的花样还更多:我们不仅能使这些器官互相置换,并把它们安置在整个身体的任何地方,而且我们还能够造出任何数量的其他器官,唱歌、吹口哨、吹笛、跳舞、拳击、缝纫、补鞋、抽烟等等的器官,并把这些器官安置在我们所要的任何地方。如果说华莱士用水使他的被催眠者酩酊大醉,那么我们却在大脚拇指上发现了醉酒的器官,只要摸它一下,被催眠者就会演出最妙的喝醉酒的滑稽戏,但是十分明白:如果不使被催眠者了解所希望于他的是什么,那末任何器官都不能显示丝毫作用。这个小孩经过实际练习很快就熟练到只要多少且一点暗示就行的程度。这样造成的器官只要不用同样的方法加以改变,对于以后催眠总是有效的。这个被催眠状态中的绝对服从,那末只要我们不忘记整个状态是在被催眠者的意志下开始,而且没有这种服从就不能建立这种状态,那末这种被动性、这种绝对服从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只要被催眠者催眠者开个玩笑,就是世界上最有魔力的催眠术家也毫无办法了。


这样,我们不过开玩笑似地怀疑了一下,便发现催眠颅相学的jianghu骗术的基础是许多清醒状态的现象大半只在程度上有所不同的、无需任何神秘解释的现象,可是华莱士先生的热情(ardour)却使得他一再地自己欺骗自己,由此他在一切细节上证实了加尔颅骨图,确定了催眠者被催眠者之间的神秘联系。在华莱士先生的天真得有些稚气的谈话中,到处都有可以看到:他所注意的并不是去探究这种jianghu骗术的真相,而不惜代价地去使所有的现象重现出来。要使一个原先的科学家以简单而轻易的自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变成精于此道的人,只要有这种气质便够了。华莱士先生终于相信了催眠颅相学的奇迹,这样他的一只脚已踏进神灵世界中去了。


到1865年,他的另一只脚也跟着踏进去了。当他在热带地方旅行了十二天回来以后,桌子跳舞的降神术实验使他加入了各种神媒的团体。他进步得多么快,他对这门法术掌握得多么纯熟,这由上述小册子可以得到证明。他希望我们不仅要相信霍姆、达文波特兄弟,以及其他或多或少表现出是为了钱并且大部分一再地被揭露出骗子面目的“神媒”们的一切所谓的奇迹,而且也要相信许多从很古的时候起就被信以为真的神灵故事。希腊神托所的女占卜者、中世纪的女巫都是“神媒”,而杨布利柯在他的《De divimatione》[论预言]中已经很准确地描写了“现代唯灵论中最令人惊异的现象”[第229]。


我们只举一个例子来表明,华莱士先生对于这些奇迹在科学上的确立和证实,是处理得何等轻率。要我们相信上面说的神灵会让人给他们照象,那末这的确是一个奢望,而且我们在承认这种神灵照片是真实的以前,我们当然有权利要求它们必须十分确凿地被证明为可信的。但华莱士先生在第187页上叙述道:1872年3月,主神媒古比太太(父姓为尼科尔)跟她的丈夫和小儿子在诺亭山的赫德逊先生家里一起照了像,而在两张不同的照片上都看得出她背后有一个身材高高的女人的形象,优雅地(finely)披着白纱,面貌略带东方风味,做着祝福的姿势。“所以,在这里,两件事中必有一件是绝对确实的。要末是有一个活着的、有智慧的、然而肉眼看不见的存在物在这里,要末就是古比先生夫妇、摄影师和某一第四者筹划了一个无耻的(wicide)骗局,而且一直维持着这一骗局。但是我非常了解古比先生夫妇,所以我只有绝对的信任:他们象自然科学领域中的任何趋挚的真理探求者一样,是不能干出这样一种骗人的勾当来的。”[第188页]

这样看来,不是骗人的勾当,就是神灵的照片。对极了。如果是骗人的勾当,那末要不是神灵早已映在照片底版上,就一定是有四个人参与其事,或者是有三个人参与其事,如果我们把活到八十四岁于1875年1月去世的不能负责的或易受愚弄的古比老先生撇开不谈的话(只要把他送到作为背景的西班牙式的屏风后面就行了)。一个摄影师要给神灵找一个模特儿是没有什么困难的,我们对此无须多费唇舌。但是摄影师赫德逊不久就因一贯伪造神灵照片被公开检举,可是华莱士先生镇定地说:“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情是明白的:如果什么地方发生骗人的勾当,那立刻则会被唯灵论者自己看破的。”[第189页]这样,摄影师是不大可以信赖了。剩下的是古比太太,而我们的朋友华莱士据说对她只有“绝对的信任”,再没有别的。 再没有别的吗?决不是这样。古比太太的绝对可靠据说是由她下面的话来证明的:1871年6月初的一个晚上,她在不省人事的状态中从汉伯里山公园她的家里,由空中被摄到兰布斯·康第特街69号——两地直线距离是三英里——并且被放置在上述69号房子中正在举行降神会的桌子上。房门是关着的,虽然古比太太在伦敦是一个极肥胖的女人(这一点倒的确是有点意思的),但是她的忽然降临却没有在门上或天花板上留下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窟窿(1871年6月8日伦敦《回声报》上的报道)。谁现在还不相信神灵照片的真实性,那就对他没有什么办法进行帮助了。


英国自然科学家中的第二个著名的精于此道的人,是威廉·克鲁克斯先生,化学元素铊的发现者和辐射计(在德国也叫作Lichtmuhle)的发明者。克鲁克斯先生大约从1871年起开始研究唯灵论者所宣布的那些东西,为着这个目的应用了一整套物理学的和力学的仪器,弹簧秤、电池等等。他是否带来了主要的仪器,即一个怀疑-批判的头脑,他是否使它始终保持工作能力,我们是会看到的。无论如何,在并不长的时间内,克鲁克斯先生就象华莱士先生一样完全被俘获了。他叙述道:“才几年的功夫,一个年轻女人,弗洛伦斯·库克小姐,就显示出种种值得注意的神媒的品质,而且最近已经达到了她的高峰,产生了一个肯定是来自神灵世界的完美的女性形象,赤着脚,披着飘洒的白色的长袍,而这时神媒却穿着深色的衣服,被捆缚着,沉睡在一间内室”。[第181页]这个神灵自称凯蒂,看起来非常象库克小姐,一天晚上,福尔克曼先生(古比太太现在的丈夫)突然把它拦腰抱住,紧紧地抓住它,看它到底是不是库克小姐扮演的。这个神灵断明是一个十分健壮的女性,它竭力保护了自己,观众们来干预,瓦斯灯被扭熄了,而乱了一阵之后,重新安静下来,屋子里点起了灯,神灵已经不见了,而库克小姐仍然被捆住,不省人事地躺在原来的角落里。但是,据说福尔克曼先生直到现在还坚持说,他抱住的是库克小姐而不是别人。为了从科学上来确定这件事情,一个著名的电学家伐利先生,在作一次新的实验的时候,用电池的电流通到神媒库克小姐身上,使得她不切断电流就不能扮演神灵的角色。然而神灵还是出现了。所以它的确是和库克小姐不同的存在物。进一步确定这件事情便是克鲁克斯先生的任务。他第一步是要取得这位神灵小姐的信任。这种信任,如他自己在1874年6月5日的《唯灵论者》周报所说的,“逐渐增长到这样的程度:除非由我来布置,她就拒绝降神。她说她希望我常在她近旁,并且要在内室紧隔壁;我发现,在这种信任已经建立而且她确信我决不致对她食言以后,现象就显著地强化了,用其他方法得不到的证据也如意的得到了。她常常和我商量出席降神会的人以及他们的席位,因为她最近由于有人不怀好意地暗示她除了使用别的比较科学的研究方法外还要使用武力,而变得非常不安[nervous]”。


这位神灵小姐感激这种既亲切又科学的信任达到最完满的程度。她甚至出现——这已经不再能使我们惊奇了——在克鲁克斯先生家里,和他的孩子们玩耍,而且给他们讲“她在印度冒险的趣闻”,也尽情地向克鲁克斯先生谈“她过去生活中的一些痛苦经验”,让他搂着她,以便使他相信她的坚固的物质性,让他察看她每分钟的脉搏次数和呼吸次数,最后还让自己和克鲁克斯先生并排照相。华莱士先生说:“这个形象在人们看见她,摸到她,给她照相,并且和她谈话以后,就从一个小屋子里面绝对地消失了,这个小屋子除了通往挤满观众的隔壁一间屋子,是没有其他出口的”。[第183页]假若观众们十分有礼貌,就象鲁克斯先生信任神灵那样信任克鲁克斯先生(这种事情则在他的房子中发生),这些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技艺了。

可惜这些“完全证实了的现象”,甚至对于唯灵论者也不是痛痛快快相信的。我们在前面已经看到,十分相信唯灵论的福尔克曼先生如何允许他自己采取了非常物质的抓住的办法。现在又有一个教士,“不列颠国家灵学协会”委员,也出席了库克小姐的降神会,而且毫不困难地确定了:神灵通过门从里面出现并在里面消失的那间屋子,是有一个第二个门通往外界的。当时也在场的克鲁克斯先生的兴动,“使我对这些表现中也许有点什么东西的信心受到最后的致命打击”(查·莫里斯·戴维斯牧师《神秘的伦敦》,伦敦丁斯莱兄弟出版社版)。此外,人们怎么使“凯蒂们”“现身”的事,在美国也真相大白了。有一对姓霍姆斯的夫妇在费拉得尔菲亚举行表演,在那里也出现了一个“凯蒂”,她得到信徒们丰富的馈赠。但是,这位凯蒂有一次竟因为报酬不够多而罢了工,这就引起一个怀疑者下决心非要探寻出她的踪迹才罢休;他在一个boarding house(公寓)里发现了她,是一个毫无疑问地有血有肉的年轻女人,并且占有了赠送给神灵的一切礼物。


同时,欧洲大陆也有它的科学的请神者,彼得堡的一个学术团体——我也不大清楚是大学或者甚至是科学院——曾委托枢密院顾问官阿克萨柯夫和化学家布特列罗夫彻底研究降神现象,但似乎并没有多少结果。另一方面——如果相信唯灵论者们的喧嚣的声明——德国现在也举出莱比锡的教授策耳纳先生作为自己的唯灵论者了。


大家知道,策耳纳先生多年来埋头研究空间的“第四维”并且发现在三维空间里不可能出现的许多事情,一个毫无罅隙的金属球,不在上面钻一个孔,就可以象翻手套一样地把它翻过来;同样,在一根两端都没有尽头或两端都被系住的线上可以打结,两个分离的闭口的圆环,不打开其中的任何一个也可以套在一起,还有许多这一类的把戏。根据神灵世界最近传来的捷报,策耳纳先生现在请求一个或几个神媒帮助他确定第四维中的各种细节。结果据说是惊人的。他把自己的手臂架在椅子的扶手上,而手掌放在桌子上不动,降神会一开,椅子的扶手就和他的手臂套在一起了;一根两端用火漆固定的桌子上的线,竟中间打了四个结,如此等等。一句话,神灵是可以极其容易地完成第四维的一切奇迹的。但是必须注意:relata refero[我是在转述别人所说的话]我并不保证这个神灵通报的正确性,如果它有什么不确实的地方,策耳纳便应当感谢我给他提供了一个更正的机会。但是,如果这个通报不是虚伪报道策耳纳先生的经验,那末这些经验显然在神灵的科学和教学方面都标志了一个新纪元。神灵证明了第四维的存在,正如同第四维辟出一个全新的辽阔的天地。对于第四维和更高维[空间]的数学,和对于住在这种高维[空间]中的神灵们的力学、物理学、化学和生理学来说,过去的全部数学和自然科学都只是一种预备科目了。克鲁克斯先生已经在科学地确定了桌子和其他家具在移到——我们现在可以这样说——第四维的过程中要损失多少重量,而华莱士先生也声称他已经证明在那里火不会伤害人体。现在甚至已经有神全心理学了!神灵们要呼吸,有脉搏,这就是说,他们有肺、心脏和循环器官,因而在身体的其他器官方面肯定至少是和我们一样齐全的。因为呼吸需要在肺里被燃烧的碳水化合物,而这些碳水化合物又只能由外界供给,于是还需要胃、肠及其附属器官, 而这一切一经我们确认,其余的则毫无困难地跟着来了。而这些器官的存在则包含了神灵们世界的细胞病理学了。而且因为这些神灵大多数是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而且除了她们的超凡的美丽方面,她们和世间的女人不论在任何方面都根本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要不了很久她们就会与“爱上她们的男人”发生接触;而且,既然如克鲁克斯先生由脉搏所确定的,她们并不缺少女性的心那末自然选择出同样呈现了一个第四维度,在这一维里面,自然选择已不必担心人们会把它和万恶的社会民主主义加以混淆了。


够了。这里我们已经清楚地表明了,什么是从自然科学到神秘主义的最可靠的途径了。这并不是过分滋长的自然哲学的理论,而是蔑视一切理论、不相信一切思维的最肤浅的经验论。证明神灵存在的不是先验的必然性,而是华莱士先生、克鲁克斯先生之流的经验的观察。如果我们相信克鲁克斯先生的光谱分析的观察(铊这种金属则是由此发现的)或是华莱士在马来群岛所得到的动物学上的丰富的发现,那末人们则要求我们同样地相信这两位科学家的降神术上的经验和发现。而如果我们认为,在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区别,即前一种发现可以验证,而另一种却不能,那末请神者则会反驳我们道:不是这么回事,他们也是乐于给我们提供机会来验证这些神灵现象的。


人们蔑视辩证法事实上是非曲直能不受惩罚的。人们可以对一切理论思维随便怎么样轻视,可是没有理论思维,人们就是两件自然界的事实也不能联系起来,或者对二者之间所存在的联系都不能了解。这里问题只在于思维得正确或不正确,而轻视理论显然是自然主义地因而是错误地思维的最可靠的途径。但是,根据一个古老的为大家所熟知的辩证法规律,错误的思维贯彻到底,就必然要走到和它的出发点恰恰相反的地方去。于是,对辩证法的经验主义的轻视便受到这样的惩罚:连某些最清醒的经验主义者也陷入最荒唐的迷信中,陷入现代唯灵论中去了。

数学的情形也是一样。平庸的形而上学的数学家们,都十分高傲地夸耀他们的科学的成果是绝对无法推翻的。但是这些成果也包括虚数量在内,这些虚数量从而也就带有某种在我们的头脑以外的实在性,只要我们习惯于给或第四维度硬加上某种在我们的头脑以外的实在性,那末人们是否还再远走一步,是否也承认神媒的神灵世界,就不怎么重要了。这正象凯特勒谈到多林格尔时所说的:“这个人一生中曾替这么多的谬论作辩护,他还可能已经接受教皇无谬说了”。


事实上,单凭经验是对付不了唯灵论者们的。第一,那些高级的现象,只是在有关的研究者已经着迷到——正象克鲁克斯自己天真地叙述的那样——只看得见他应当或希望看到的东西时,才能够显现出来。第二,唯灵论者们毫不在乎成件的所谓事实被揭露出是骗局,成打的所谓神媒也被揭露出是一些平凡的jianghu骗子。除非把那些所谓奇迹每一件每一件地揭穿,否则他们仍然留有足够的活动地盘,就象华莱士利用伪造的神灵照片明明白白的所说的一样。伪造的东西的存在,正好证明了真实的东西的真实。


这样,经验论者到底就被迫看到要迅速了结顽固的请神者的顽固要求,只有用理论的考察,不能用经验的实验;用赫胥黎的话说:“我认为证明唯灵论是真理这件事当中所能得到的唯一好处,就是给反对自杀提供一个新的论据。与其死了借一个每举行一次降神会则赚一个基尼的‘神媒’的嘴说一大堆废话,倒不如活着作个清道夫好些。”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3eb9a00101nbdn.html


56.8K

发表评论:

© 云中布衣 2015 | Driven by EMLOG  | SiteMap | RunTime: 9.99ms&RSS  | MORE  |   | TOP

文章数量【252】 评论数量【206】 稳定运行【1154天】

Visitor IP Address【54.158.52.166】

Email:ieeflsyu#outlook.com